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左道江湖_ 5.邪祟入体-

时间:2021-04-28 17:4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驿路羁旅小说左道江湖 5.邪祟入体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自从齐鲁与青青分别,已有近三个月了。

    多日不见,青青似乎也长高了一些,肥嘟嘟的脸也变的消瘦了一些,似乎一下子就变成大姑娘了。

    她还是以往那副打扮,穿着青衣长裙,扎着两个发髻,有红色飘带在发髻上飘来飘去,当真就是元气满满的练武丫头。

    刚才飞掠而来的动作轻盈自然,证明这丫头这几个月没放下习武,魅影步法已近大成。

    “这丹青画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在张岚的院子里,沈秋手握一副丹青画正在欣赏。

    那是青青画的,水墨画中,是路家镖局的样子,有个背对的老者正负着双手,似是在呵斥院中一男一女两个小孩练武。

    那老者自然就是路不羁了。

    沈秋看着这画,脑海中那些记忆也在上浮,他眼中颇有感叹。

    而听到师兄赞赏,坐在桌子边的青青也是一脸喜意。

    而坐在另一边的张岚,这家伙就不懂风情,一边摇着扇子,一边评价道:

    “这画啊,还是刻意为之,有些匠气,人物倒是鲜活一些,但动作姿态还是僵硬,算不得好丹青。

    青青还需勤加练习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

    沈秋随口说:

    “我师妹这画就是好!不要你多费口舌。”

    “嘁”

    张岚撇着嘴,一脸不屑的说:

    “本少爷又不是对你说的,你这是牛嚼牡丹,不懂风情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青青画的好。”

    站在沈秋身后的小铁凑着头看了看,他对青青说:

    “青青,你什么时候给我也画一幅,我也想要张师父的画像,以后要随身携带,每月祭奠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青青嘿嘿一笑,又对张岚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他们两的关系倒是好一些。

    青青不讨厌张岚,张岚也挺喜欢青青的活力满满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怎么这般冷?”

    张岚坐在沈秋身边,他有些不舒服的活动了一下身体,用眼睛瞥着沈秋,他狐疑的说:

    “而且这苏杭之地,就算寒冬腊月也不是很冷,你还穿着这熊皮大氅,不嫌热得慌吗?等等!你之前去了辽东,还搅了通巫教祭典来着。

    你莫非是学了...”

    张岚瞪大眼睛,他心中有个可怕的猜测。

    沈秋并不理他。

    每日苦修朔雪玄功,身上寒气虽然被收拢,但体表温度确实降了很多,靠近他时,感觉到阴冷是自然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每日贪花好色,出现幻觉了。”TV手机端/

    沈秋将真气行走的路线,专为雪霁心法,身上阴寒消散一些,他看着张岚,他说:

    “别多想,也别到处胡说,敢传谣言,沈某就割了你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张岚摆着扇子,并没有回应这威胁。

    只是他眼中那抹狐疑并未消散,反而越发好奇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应该是猜对了。

    “我路上还遇到了沈兰。”

    沈秋将青青的画卷起,递给小师妹,让她去放入自己的马兜中,待青青离开之后,沈秋回头对张岚说:

    “你那位好友,要去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,你也许能劝劝她。”

    “谁跟她是好友?”

    张岚哼了一声,抓起扇子,语气冷冽的说:

    “我张岚可没有那等卖友求荣的朋友!说了恩断义绝,便就是要恩断义绝!”

    “随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沈秋也不在意,他说:

    “我只是告诉你这件事,若是那沈兰一意孤行,运气再不好,怕是你以后都见不到她了。她心里对你是有愧疚的。

    那妖女,怎么说呢...是个很复杂,也挺苦命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对本少爷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张岚心里气闷,便站起身来,他对沈秋说:

    “本少爷也不想听。

    沈兰过去的事情,本少爷比你清楚的多。

    还有,你这少侠,本和沈兰应该是恨之入骨的,现在却又替她说话,莫不是那妖女迷了你的心不成?”

    他瞥了一眼沈秋手腕上,刀柄上,还有腰间的挂着的铃铛,他说:

    “那妖女连五行门修行提纵术的秘法都告诉了你,看来你们之间关系不错啊。

    沈少侠,那妖女滋味可好?”

    “说话就说话。”

    沈秋活动了一下脖子,他说:

    “别在沈某眼前阴阳怪气的,我与她没什么私情,只是恩怨已清,再无瓜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要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张岚起身飞掠,轻巧的落在墙壁上,他回头摆着折扇,做出一副风流潇洒的样子,对沈秋说:

    “沈兰那女人,和狐狸一样,你对她越是放松警惕,便是她利用你之时,就如她利用本少爷一样。

    本少爷要去和美人们共进午餐,你两来不来?”

    “不去了,一会还要去拜谢芥子大师对青青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沈秋摆了摆手,他说:

    “张岚,你也不要那么孩子气。

    咱们既然是经历过生死的,沈某便把你当友人看,心中不要有什么怨气,好生在这禅院里修身养性,远离江湖纷争。

    待三年期满,沈某自会摆酒,为你张岚接风洗尘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,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张岚俊秀的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,他说: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本少爷就勉强也把你当朋友好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你身边也没个人服侍,要不要本少爷赠你两个如画美人?我看你这人还不错,只要你用心对待她们,也算是本少爷给她们寻了个好归宿。”

    沈秋眼神古怪的看了张岚一眼。

    他说:

    “算了吧,我对别人用过的东西也没兴趣接盘。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!”

    张岚站在墙头,僧衣飘飘,很不满的说:

    “我那几位美人都是完璧待嫁之身,本少爷可不是你想的那等贪花好色之人...你那是什么眼神!

    本少爷可不是不行!

    只是,这鬼影魔功未到大成之前,是不能破身的。”

    张岚看着沈秋看向他下半身那古怪的眼神,顿时心中升起恼怒,便大叫道:

    “不要就算了,本少爷还乐的美人相伴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转身,就飞掠出去,在院外花卉上轻点一记,便消失在了禅院之外。

    “鬼影魔功哦...”

    沈秋眨了眨眼睛,他摸了摸剑玉,心中便有了定计。

    那门功法,他见张岚使过,可以分出诡异幻影对敌,与山鬼的照影惊鸿剑分出的剑影颇有相似之处,也是张莫邪留下的七绝奇功之一。

    自然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这几日便要从张岚留在剑玉的幻影那里取过来。

    还要张岚的逍遥游提纵术。

    虽说悟性不够,不一定学得会。

    但留在手里,随着他武艺增强,总有一日是可以悟透的。

    几息之后,青青回到院子中。

    “你领我等去拜访一下芥子大师吧。”

    沈秋对喜气慢慢的小师妹说:

    “顺便让大师给小铁看看身体,他这些时日总是失眠多梦,怕不是练武太急出了岔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青青也不拒绝,便在前方带路。

    小师妹一边走,一边对身边师兄说:

    “芥子大师人很好的,说话总是笑眯眯的,很和气,一手琴艺比瑶琴姐姐也不差,只是脸上伤痕颇多。

    让人好奇,大师年轻时到底遭遇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个人隐私了。”

    沈秋走在禅院里,看着周围往来的涅槃寺沙弥,他对青青叮嘱到:

    “若是大师不愿说,你可千万别主动去问,犯了忌讳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晓得的。”

    青青晃了晃脑袋,她对沈秋说: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家青青长大啦,师父若是能看到,肯定心里也是欢喜呢。”

    沈秋笑了一声,他从袖中取出叠起的几张纸,塞进青青手里,小声说:

    “这是鱼肠功的后两段修行方法,师兄为你讨来了。有人告诉师兄,你筋骨柔韧,身形如燕,最是适合修行这五行门奇功。

    我本想教你另一门功夫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你还是继续修鱼肠功更好。还有,魅影步法和绝影七杀练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师兄且看!”

    听到师兄询问,青青便扬起手。

    三枚小针自小师妹手中飞出,在摇曳颤抖之间,分出九道真假幻影,钉入身旁树中,小针入木三分,尾端犹在颤抖不休。

    青青嘿嘿一笑,脚下步法使出,便在一闪之间,掠过一丈,复尔回到沈秋身边,张开手,那三枚针正在手心之间。

    “青青好俊的步法。”

    小铁由衷赞美了一句,沈秋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沈兰妖女果然没说错,青青比他更适合练习魅影步,这一手步法已深得魅影之意,若是再勤加练习几年,怕是就能赶上沈兰那一手鬼神莫测的提纵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要好好练。”

    沈秋一边走,一边对青青说:

    “那公输巧手你也学会了,但现在不要花太多心思在上面,要打好基础,待你内功大成后,再去练习它也不迟。

    待过一段时间,师兄再为你寻得一套适合你练的轻灵刀术或者剑术,我家青青的武道便会一路畅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为何不把摧魂鬼爪教给青青?”

    小铁轻声问到:

    “那掌法也走得是轻灵突袭的路子,威力也不错,正适合青青这样的姑娘练呢。”

    沈秋摇了摇头,他说:

    “那个不行。

    那门掌法太过阴戾,若是掌控不好,便容易杀伤过甚,于青青心性不合,我不想看到青青以后被叫魔女之类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那也是魔教武艺,这江湖又有正邪之分,我虽无所谓,但被人知晓了总归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这里还有从朔雪宫抄来的几门仙家武艺呢。”

    小铁想了想,对沈秋说:

    “你我二人驽钝,悟性不足,始终不得其法,但那张岚和沈兰都说,青青灵气满溢,也许她能学会也说不定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。”

    沈秋点了点头,他对小铁说:

    “待回了洛阳再说,此地人多嘴杂,那等烫手秘籍还是别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小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青青疑惑的看着师兄和小铁,感觉他们就好像是在打哑谜一样,这让小师妹感觉自己有种被排除出圈子之外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心中稍有不满,但随后便释然了。

    小铁武艺定有大近,可以随着师兄去行走江湖,自己武艺还是差一些,定然要勤加练习,以后也能和师兄一起走江湖。

    到时候做个如林慧音姐姐一样的女侠,岂不快哉?

    不多时,三人便到了芥子僧的禅房之中,那半边脸如厉鬼一样的大师,正在和另一位自涅槃寺来的有德高僧圆法和尚,讨论着佛理。

    眼见青青和沈秋到来,芥子僧便对师叔告罪一声,那脸色柔和的老和尚也不以为意,自顾自的转着佛珠,离开了禅房,将时间留给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大师,前次走得急,还未认真感谢大师的救命之恩,此番又承大师照顾我师妹,便是得了大师的恩德。”

    沈秋盘坐在禅房中的蒲团上,双手合十,对芥子大师用心感谢。

    后者转着佛珠,一脸笑盈盈的受了这一记礼。

    他对沈秋说:

    “沈少侠走正道,自然有福泽加身,不需如此多礼。

    我也喜爱青青丫头颇有悟性,与我颇为合得来,若非这涅槃寺不收女子,我都有心要将青青收入关门弟子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教她琴艺,也算是有了师徒之实。”

    “那自是感谢大师厚爱。”

    沈秋眼里也有一抹喜悦。

    青青丫头身世隐秘,沈秋时常会担忧若青青身世被揭开后,要如何面对南朝官府的追索,如今若是有涅槃寺这等靠山,青青也定然会免去很多忧患。

    “青青,我昨日教你的琴曲,可曾练熟了?”

    芥子僧笑眯眯的看着青青,后者干脆的应了一声,说:

    “已经练熟了,芥子叔,只是有些关窍还不甚明白,正要来请教芥子叔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去取琴来。”

    芥子僧温和的说:

    “待我和你师兄说会话,便来指导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青青起身,对师兄摆了摆手,便笑盈盈的去取自己的琴了,待她离开之后,芥子僧宣了声佛号,对沈秋说:

    “我听恨命师弟说过一些事,沈少侠此次回来,便是要带青青离开苏州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大师。”

    沈秋坦然的对芥子僧说:

    “这苏州城颇不安定,我欲带青青去洛阳久居。”

    “嗯,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芥子僧点了点头,他的脸色严肃了一些,对沈秋说:

    “我从青青处,知晓她与落月商坊的关系,便一直心中不安。

    我涅槃寺也是江湖门派,对于江湖之事也有些了解,那落月商坊,并非清净之地。

    此番你带着青青离开苏州,也是极好的决定,像她这样心思单纯的姑娘,还是莫要沾染尘埃才是。

    正好,洛阳白马寺,之前便一直邀请涅槃寺僧人,前去讲经说法。

    此番圆法师叔已在须弥禅院中,我便得了空,能与你等同行去洛阳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能与大师同行,真是福气。”

    沈秋也不以为意,芥子僧待人温和,一身佛家功夫也已入化境,是不出世的高手,有他同行,自然能让人心中安定。

    “还有件事,要麻烦一下大师。”

    沈秋指着身后小铁,对芥子僧说:

    “我这位兄弟今日来,多发失眠多梦,我唯恐他练武出了岔子,便烦劳大师为他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芥子僧转着佛珠,伸出手指,搭在小铁手腕上,片刻之后,这位大师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他收回手指,对沈秋和小铁说:

    “并非是身体隐患,这位施主身体异常健康,就如旭日东升,江花似火,只是...我观小铁施主的面相,似有邪祟入体的征兆。

    你最近,是否接触过什么古怪之物?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